1. 歡迎光臨廣州市爱拼网園林景觀工程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廣州市爱拼网園林景觀工程有限公司

          怡居美景,綠苑用心

          聯繫人:姜先生
          手機:13416180287
          聯繫人:王先生
          手機:18924326606
          電話:020-32190731
          郵箱:GZmeixinyuanlin@163.com
          地址:廣州市增城區新塘鎮歐美國際大廈7008-7009室
          公司動態
          天吶!石頭還可以這麼玩?

          來源:http://www.cnlandscaper.com/ 時間:2020-06-17 10:56:39 瀏覽次數:

          它堅硬無比,卻有着治癒人心的力量。大地藝術家通常在海灘遊玩時,我們會拍照、挖洞、建沙堡直到看了大地藝術家。

          它堅硬無比,

          卻有着治癒人心的力量。


          大地藝術家

          通常在海灘遊玩時,
          我們會拍照、挖洞、建沙堡
          直到看了大地藝術家
          Jon Foreman的創作

          才驚歎:原來還可以這麼玩!






          一定要去海灘嘗試一下!
          但要把普普通通的石頭
          玩到如此唯美的境界
          卻並非一朝一夕之事。






          從大學剛接觸大地藝術,

          我就深深愛上了它。






          自那以後,
          只要有時間,
          Jon就跑到家鄉附近的海灘上,

          癡迷地投入創作。







          從意氣風發的年輕小夥,
          到鬍子拉碴的中年大叔,
          Jon一玩就是幾十年。




          對我而言,
          與其說是創作,
          不如說是療愈。








          繁冗的工作中,
          我時常會迷失自我,
          但每次投入創作,
          那種全身心投入、心無旁騖的感覺,
          會讓我擺脫日常生活的所有壓力。








          每次創作
          僅是準備工作,
          就要花掉4個小時。
          石材的大小、顏色、形狀、放置角度
          都有無盡的可能性。




          儘管石頭堅硬無比,
          但你用心將它們組合在一起,
          就會發生奇妙的變化。




          在我的創作生涯中,
          石頭不是一定可選擇的材料,
          但它卻是我的摯愛,
          因爲它帶來了與衆不同的可能性。




          不僅如此,
          還有無限的工作環境,
          每個環境都與下一個環境不同,
          在海灘上創作對我的心理健康
          有着深遠的影響,
          這讓我保持健康和滿足感。




          大地藝術是非常短暫的,
          它會被自然所收回。
          隨着海浪越來越近,
          它通常會成爲一場競賽。




          我努力捕捉那瞬間一刻,
          這聽起來似乎是一段悽美的時光,
          但在它短暫的生命中,
          你卻能看到美麗的綻放。



          有人問Jon
          以大地爲畫布,
          耗費那麼多時間成型的作品,
          一瞬間被潮水帶走消失,
          是否讓你感到困擾?








          完全沒有,
          它的壽命很短,
          但這對我來說已足夠特別。




          在2018年,Jon受邀參加大地藝術領域的藝術節:拉諾地球藝術節(Llano Earth Art Fest)

          在那裏,30多位業內大咖,向他表示欣賞與祝賀:我們已經關注你很多年,感謝你爲大地藝術做出的貢獻。





          人紅是非多,剛有名氣的Jon就迎來一些媒體刻薄的文章批評,說他的所作所爲正在破壞環境,並可能損害居住在這裏的生物。
          對於這些批評,Jon也想不明白:這些石頭離我創作的地方,只有幾英尺遠,而且潮水來了,它們就被沖刷回原地,我怎麼破壞?






          我們用的手機、電腦,駕駛的汽車,甚至使用的紙張和美術用品,原材料都來自戶外,顯然,這比我做的事情都具有破壞性。




          如今Jon依舊堅守在自己家鄉,
          安靜地從事藝術創作
          石擺於我,
          是一種激情,
          一種療愈,
          更是一種生活方式。






          (圖文來源於網絡,僅供學習欣賞,侵立刪。)